Jiangxi water conservancy and Hydropower Construction Co., Ltd.

News

News

Location:Home > News

“往事并不如烟”征文系列:四、十年总觉浅,往事不如烟

Author: release time: 2022-09-25 browsing number: 0


与南非仅一步之遥的sabie湖区地处莫桑比克西南角,距首都马普托120公里车程,是境内为数不多的重要水源地之一。为了增加莫桑比克南部供水能力,造福当地百姓,三十多年前Corumana大坝的建设应运而生。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在江水建设集团的努力下,波光粼粼的湖区中一座恢宏的大坝已然伫立,日复一日地平稳运行着,为周边及首都马普托200多万人口源源不断供给着清洁的水源。而这座大坝的背后,与很多人立马联想到的一样,我觉得这离不开其中一个人,那就是江水建设莫桑比克分公司总经理蔡丰的身影。

蔡丰,2011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现任职于江西省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当年毕业时入职的部门还叫做国际工程部,同一批的还有蔡丰另外三名同学,而如今也只有蔡丰仍在坚守。十多年以来,我想正是他学生时代那份“静思笃行、持中秉正”的精神和自身坚韧不拔的毅力被带到了工作中去,才能够漂亮地完成公司一个又一个嘱托的任务。

正当风华 谱写青春乐章

我与蔡丰的相识还要从2014年维多利亚湖边的基苏木Bondo污水处理项目说起。旧时的基苏木又称“弗罗伦萨港”,是肯第三大城市、西部经济和交通中心,此处坐拥着非洲最大的湖泊——维多利亚湖,世界第二大淡水湖,也是尼罗河的发源地,湖中盛产鲈鱼和罗非鱼。

而我初来乍到的Bondo污水处理项目正是确保维多利亚湖生态环境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记得初来项目时,从首都驱车要八个小时,因为地处偏远,工作后的文娱活动也比较单一,开始还是有些不大习惯。兴许蔡丰作为过来人来说特别理解,隔天就带着我前往维多利亚湖边采购石材,路上的满眼青绿和远处维多利亚湖靓丽的湖光山色一下就使眼睛亮了起来,也慢慢地也开始适应了周围的新环境,在随后与他一起工作的几天当中也受益匪浅。在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看来,他俨然一副“老肯”模样,虽然他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是当地语言环境闭塞,英语沟通起来远远没有当地语顺畅,他也就自学了当地语言。在项目上,蔡丰还要同时承担办公室翻译、商务合同管理、材料采购以及外联协调等多项工作,经常一大早上出去了要傍晚天黑了才能够回来;再加上项目管线长,偷盗又时有发生,常常半夜要在警察的陪同下往返多地检查情况,可想而知工作强度和压力之大,但他总是用默默无闻的行动替代了抱怨,总是用勇往直前的态度替代了退缩。

他时常勉励自己道,“一路看着Bondo项目走来,再苦再累也是一路见证过来的。”在2011年的时候,公司看到肯尼亚市场发展的重大机遇,正式成立肯尼亚分公司。他作为一名刚入职的翻译,被委派前往肯尼亚协助贺总开展市场开发经营工作。成立之初事无巨细,各类注册证书和相关许可都还有待完善,遇到分公司用车紧张时,他常常直接选择乘坐30肯先令一趟的46路“Matatu”(小巴车)出门办事,而打车的话往往需要500肯先令。最让我惊讶的是,这趟班车正是从东非最大的贫民窟之一Kwangware一路驶来的。他回忆道,“每当要去外地考察现场时,基本都是乘坐长途客车到目的地,再同考察时结识的其他中资单位朋友一块儿考察现场。从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到easy couch(长途客运大巴公司),都成了出门在外的常用交通工具。虽然寒酸,却最接地气,虽然辛苦,却最能了解这个国家真实的一面”回想起当初市场开发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不免感慨,他只是浅浅地露出虎牙一笑。

值得一提的是,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肯尼亚分公司承接的第一个自营项目,就是蔡丰扛着标书乘坐内罗毕到基苏木的连夜巴士,到了之后再转三轮车,好不容易才交到业主单位办公室的。随后,蔡丰顺理成章地被派往Bondo污水项目担任商务经理,从项目投标到合同谈判,从建设实施到最后项目竣工,一待就是4年多。虽然过程中几经波折,甚至面临险境,但他一直坚守在项目一线,为日后顺利完成项目奠定了扎实基础。

百折不挠 不负青云之志

时间来到了2017年12月,为帮助莫桑比克刚开工不久的Corumana大坝项目组梳理项目合同,并针对世界银行作为出资方要求较高的ESHS(环境社会健康安全)规范,提高项目组合规意识并响应合同要求。根据公司工作安排,蔡丰再次出发,风尘仆仆的前往了莫桑比克这一新的土地。